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牛铃声声漾亲情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牛铃声声漾亲情

“妈——,我回来了!”还没有到家门口,我的大嗓门已经响起,三五邻舍总会走出家门,看我这个已出嫁的疯丫头回娘家。母亲也总会在这种情况下大步走出门口,满脸笑容地迎接我的归来。像往常一样,我脚下生风,一个箭步跨入家门。刚进院子,便看见父亲正摇响了三轮车准备下地干农活。

母亲说,今年种了二十亩烟叶,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雨,地里又长出一层的小草芽儿,今天艳阳高悬,正是铲锄杂草的好时候。要是以前用牛拉犁锄地的话,至少得用五六天的时间,现在啥都用机器,大大提高了干活效率。母亲在唠唠叨叨地嘟囔着,听着她的话,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从前,也仿佛看见了那一头头老黄牛正顶着酷暑,摇响着脖子里的铃铛,奔走在一亩亩的方田上……

在农村,一到农忙,牛便是家家户户很重要的劳动力。我家先后养过好几头牛,它们有的忠厚老实、吃苦耐劳,也有的脱了缰绳跳了套,像怕干活的懒汉尽好享福。而每一头牛在我家的时候,父母亲生怕它们长得不肥、掉膘了,个儿长得不高、不壮了,牛脖子里的铃铛没别人家的亮、不响了,总是想方设法细心地饲养它们。不干活的时候牵它们晒太阳,用扫帚去梳理它们身上沾染了一夜的牛粪和尿骚气的牛毛。也时常去农村的会上精挑细选地买回一个个金色的铜铃,再用红色的丝线辫成绳,挂在牛脖子上,每每听到清脆悦耳的牛铃声时,唯觉得自家的很好听。

对于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来说,给牛割草便是我每天放学后的主要任务。从7岁上一年级开始,我就挎起又沉又大的荆篮,把镰刀磨得明晃晃的,和小伙伴们顺着田间地头,来回往复地在堰墙缝里找草割。总是在天黑之前,弓着腰、弯着背,驼着一大篮青草满载而归。如若太阳落山了还未到家,父亲便会站在村庄后边的场地里,大声地、一遍又一遍地喊我的名字,待听到回应时,他总是心疼地接我回家。回家后,我再配合父亲把割来的青草一把一把的铡成碎沫儿,好让牛大饱口福。当牛津津有味地吃着牛槽里的美餐时,脖子上的铃铛也会随着它的咀嚼声,响起一阵又一阵优美的旋律。

长年累月地养牛,不仅仅是牛只用来犁地耙田、拉车碾磨,也因为每一家养牛的人都和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我清晰地记得在我8岁那年,由于时间紧,要抢收抢种,为了提高犁地的速度,父亲把外公养的那头大黄牛牵到了我家,和我家的小黄牛凑合着配成一对,三天竟犁了6亩多田。在快犁完地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半夜里,外公家的牛不停地哞哞大叫,惊得父母亲赶忙起床一看究竟,却见牛不停地在地上打滚,不大一会儿,便停止了呼吸。这对于一个靠牛干活种田,靠牛吃饭的农民来说,是个巨大的损失和灾难,就像天塌了一样让人不能接受。所以小小的我,在后半夜里被母亲的哭声给惊醒。看到躺在地上的大黄牛,眼睑上挂着泪花,再看看母亲,她一边悲痛地抹泪一边说:“天啊,这可怎么办呀!”我知道,母亲不光是心疼偌大的一头牛白天还好好的在地里干活,晚上却死了,很主要的原因是为赔不起外公家的牛而感到不安和担忧。眼前的一切让那个懵懂的我也哭了起来。尽管生活是那么地艰辛,外公知道后却没有责怪父母亲半句,只是卖掉了那头已故的大黄牛。后来才知道,牛在饮水的时候,不小心喝到了一根钢丝,钢丝穿透脾脏致命而亡。在卖牛之前,母亲把那个系在牛脖子上的红丝带解了下来,那个牛铃便挂在了牛棚的墙上。

如今,牛棚也变成了车棚,父亲已开着三轮车下地干活去了,在那刷满时光的墙壁上,仍挂着闲置了多年的牛铃。抬头看去,那红红的丝带经过了风雨的侵蚀,留下了岁月斑驳的印迹,虽已失去了从前那鲜亮的红色,却依然那样耀眼和好看。一阵风过,铃声响起,那辫成麻花辫的丝带上,发出了悠扬而清脆的牛铃声。我仿佛又看到了牛那憨厚而坚韧的双眸,那黄中泛红的特有的外衣,还有它那伸长脖子、低着头,在田里奋力耕地的情景;我还看到了已故的外公,黑红的脸上笑容可掬,他正咳嗽着,牵着那头勤劳忠实的老黄牛,一路吆喝着,一路欢快地扬着鞭,响亮的铃铛声在田野的上空久久回荡……

癫痫病发作时怎么办
西安治疗癫痫病哪里好
哪里看癫痫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