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静中遐想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08-28

【导读】心有芝兰趣,无风也流香。黄杨和香柏,虽不如芝,也不如兰,却有和芝兰相近的天性,也有芝兰的芬芳馥郁,并且雅致而洁净,沉静而安谧,幽远,奇幻。

黑檀木的边饰,洁白的墙面,大红色的休闲沙发,空寂的墙角亭亭玉立着两株绿色阔叶植物。黑与白对比让人产生的轻微而清晰的心理波动具有简单而直接的哲学思辨意义,并刚好让人细致入微地感受宁静,大红色表达的热烈情绪足以唤起人内心的自豪与奋进意识,碧绿展示的温和亲切维持着人的内心平衡,这些简明而鲜艳的色彩共同营造着一份平和与宁静。这就是我的家,我就坐在这间客厅里,在家人都出去后,我独享着这里的空寂,也独享着这里的和谐,我尽量让自己溶入这份宁静,也尽力让这份宁静完全浸染我的心,让这个周末产生应该有的闲适。

外面,街上,不时传来车辆的喧嚣,但它们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聒噪与搅扰,相反,这些本来很平常的的嘈杂总还让我想到眼前这份宁静与闲适的真实和生动,我的心,会因此而生出喜欢这种被不时而至的喧嚣点缀着的宁静的感觉。

电视机开着,却是“静音”状态,这是我的习惯,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喜欢这样做,因为我认为我的环境已经足够嘈杂了,无需再有多余的声响。当前播放的节目是“水世界”,我爱看这一类节目,我爱看生活在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的世界里的不一样的活物,我爱看那里的新奇。无需听,只需看,看活物们一直在动着就足够了,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我盯着电视机的屏幕,但未必在认真地看,我喜欢活物们在我的视线以内动着的样子,也喜欢看它们在我的余光里动着的样子。隐隐约约,若有若无,或者我根本就没有看,意识中只要有这些生气勃勃的活物们就行了。我喜欢这样动静相谐的氛围。

今天的阳光很可爱,阳光从两间卧室的窗里跳进来,从卧室的门里蹑手蹑脚地走出来,悄悄地向静坐的我探头张觑。阳光氤氲,湿润,还带着香气,是草芽和叶芽的香气,当然也有花的香气。不用说,阳光跨进窗户之前,先亲吻了阳台花架上的花木,那些花木正值发芽开花的时节,小叶女贞,黄杨,香柏,蕙兰,常春藤,石榴,火棘……黄杨早就开花了,花朵极小极小,酷似三秋桂子,花朵也是和新叶一样的颜色,隐在葱茏的叶间是不容易发现的。我不知道黄杨和桂树在植物学上有无遗传学方面的渊源,他们的花型、大小极其形似,并且散发出来的香气也是极为接近的,所不同的是,黄杨开花时其香甚微,需要凑近了才辨其味,香味也是幽远奇幻的,是超凡绝俗的,款款闻之,令人产生绝尘而上的空灵慰藉。黄杨的花在将要凋零之时,也结出果来,翠绿翠绿的,真像是绿色的铃兰,成熟后,干枯如裂口的石榴,只是太小太小,仍保持着和叶子一样的颜色,直至悄无声息地掉落,不为人知。此刻,我和黄杨隔着一间卧室,一道门,一间客厅,黄杨的馥郁还是远道而来,幽远,奇幻,款款闻之,山野,溪涧,长风,高天如在眼前。不过,也许我并没有闻到黄杨的花香,也许只是亲吻过黄杨之花的阳光和轻风唤醒了我的记忆,我的记忆中本就有它的香气的!

香柏,尚不曾开花育果,每至于飞花如梦的时候,它的致密的针叶便浓香四溢,其名便是由此而来。叶香非同于花香,花有多寡,香有浓淡,而叶萌之盛,叶香之浓,远非花香能比。那些并不招摇的针叶,无蕊而芳,是精致的,是高雅的,是足以让人敬佩的、艳羡的。

黄杨和香柏的故里却在遥远的大山里,重峦叠嶂之上,涧溪林樾之畔,葱茏一片,携手共荣,阳春即至,山风带味,溪水流香,连阳光都是香的。阳台上的黄杨和香柏,当然是我从大山里移植来的,也许是我对它们雅致禀赋的爱恋、对它们天然心性的眷顾让它们动容了吧,每至春时,它们总是吐芳如故,尽管很淡、很弱,我还是能够识得它们的香味,心中总会生出身在远壤的快意。

心有芝兰趣,无风也流香。黄杨和香柏,虽不如芝,也不如兰,却有和芝兰相近的天性,也有芝兰的芬芳馥郁,并且雅致而洁净,沉静而安谧,幽远,奇幻,让人觉得自己也是和黄杨香柏一样的活物而心安理得,我爱黄杨和香柏,大半是因为它们既刚直,又亲切,既粗犷,又雅致。

在流行周末的城市里,在红尘万丈的人海里,在参差狰狞的楼宇间,在阳光罕至的公寓里,在惠风寡来的斗室里,我凭盆栽的香柏和黄杨,挽留些许天地的灵气,给我的心一份宁静,一份芬芳,也给我的心一个寄情山水、神游野莽的幽幽念想。

2011-3-12作于未末工作室

【责任编辑:可儿】

癫痫病有什么症状
治疗癫痫哪家好
长春癫痫重点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