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世界上很美妙的音符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10-30

世界上很美妙的音符

每当电脑蓝色的荧屏的光,刺疼了我的双眼,很多时候,我会习惯地、不自觉地将身体往后,轻轻地靠在椅的背上。闭上眼,似乎就会有很多种不同音符,萦绕耳畔。"沙沙”,那是风吹过树林,留下的声浪痕迹;“嘀嗒”"嘀嗒",那是上部叶子的雨滴滴落在下部叶子或者掉落地上的声音;“哧哧”,是相邻叶子之间相互摩擦、嬉戏的声音;“咚咚”,是雨滴滴落于黄土地上,而发出的愉悦呻吟……

是啊!这些美妙声音,其实是一种幻觉,也是只有在乡下老屋的院子里,才能听到这种声音!居住在城市的水泥、钢筋组成的城堡里,是听不到的!

这段在异国他乡"隔离"的日子里,无论是白天、或是失眠的深夜,总会在某个安静下来的间隙,忽然地、不经意地浮现出母亲慈祥的目光和身影,还有她站在小山村路张望、期待的模样,还有母亲身后美丽如画的农村小山村,我在梦里已触摸过无数回了……

想着我的母亲,再也看不到了,一种莫名的忧伤,重新涌上心头,滑上眉头,跌落心上!感觉眼泪瞬间在脸颊上滑落,良久……

我的母亲,是今年年前离开我的。当我接到母亲去逝的噩耗,从遥远的异国他乡,经过三天三夜乘车的遥远路途,赶回到家的时候,我的母亲,已经去逝三天了!我没见到母亲很后一面,只见到一个白色的灵堂,带走了母亲所有的挂牵,纵使我深深呼唤,纵使我泪洒衣衫,再也喚不会回母亲的片语只言……

在送走母亲很后一程后,席卷全球的"冠状肺炎"疫情,把我也封在家里面了,异国他乡也封关了,回不了工作单位,城市的小家,也不想去,几乎大半年的时间,每天都是一个人,在母亲曾经住过的乡下老屋里度过!感觉自己只剩下的就是无奈的生活,还有自己衰老的容颜和心态!

母亲曾住过的乡下老屋,那是"家"的起点,也是我生命的起点,有着难以磨灭和割舍的情怀。我常年在外,为全家人的生计奔波,一年之中,离多聚少的日子,我年过七旬的父亲、母亲,常年在家居住,只要母亲在,"家"就在。每次回国休假的日子,不管人是长途乘车的多么疲惫,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乡下,和父亲母亲居住。母亲轻轻地呼唤一声"向儿"我的乳名,感觉自己是世界上很幸福的人!

也是小山村常年居住的心地善良、憨厚朴实、与世无争的父老乡亲,呼唤起我内心深沉的感念。可岁月匆匆,光阴似水。也是风雨飘摇的老屋,记载着那一代人的艰辛与沧桑,更珍藏着我童年时代许许多多很美好回忆……

因为大西北黄土地上的小山村,是我儿时的乐园,这里山清水秀,这里水秀山青,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心地善良、憨厚朴实、勤劳团结的父老乡亲!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都会唤醒我幼稚童心,深深地眷恋!

长大之后,曾走过了千重山,万层水!可哪里的名山、名水,感觉都永远比不上黄土地上我的家乡村中央的小溪水和村后面的黄土大山。因为,夏季的河沟里,有低头啃着青嫩草儿、悠闲自在的牛羊,时不时抬起头瞅你一眼的水牛;黄土大山的山坡上,春、夏、秋三季,都有叫不出名儿的花儿,在微风里摇曳着,阵阵幽香,让人有些醉;也有一群天真无知的少年,折下山上的树枝,抽打着,追着舞动花香的蝴蝶……眼前所有的一切,组成了一幅幅美幻绝轮的丹青水墨画!

记忆中的小山村,虽然是那么贫困和落后,低矮的农舍,更或许说是陈旧,可是,和周围绿树成荫,成群的鸟儿、遍地绽放的花儿,放在一起,却成了一幅具有古韵味儿的山水图案,拼成一幅流动的水墨画,显得是那么和谐,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画布,缓缓地,还发出了风吹锦缎的美妙乐声……

尤其是每遇雨后的晴天,湛蓝的天空,碧空如洗,周围环绕的黄土大山上,浮着的一层薄薄轻雾,正慢慢升腾着,氤氲之中幻出很多难得的画面,想用脑子马上留住,可是不能,雾霭不给我眼睛任何摄影的机会。先深深地吸气,让明净的空气入肺入腑,然后呼出,轻轻地、缓缓地,似乎能把身体内的污秽完完全全排挤出去,那真实一种快感!近处,有一丝丝、一缕缕、一圈圈青烟于农家房屋上,斜风拂过,袅袅然。同时,也飘来了天下很熟悉的饭香。

眨眼间,这如梦的烟影和着那似幻的轻雾便薄薄地覆盖在房屋上,裹缠着细草和大树。偶尔,传来驾牛犁田的吆喝声,打破了寂静小山村的静谧!眼前所有的一切,显得是如此和谐……

可是今年,一场席卷全世界的"冠状肺炎"疫情,把我封在乡下大半年,再也看不到少年时代的小伙伴了!再也听不见母亲呼唤我"向儿"的乳名了……

鸟儿,依旧在的高歌;蛐蛐、蝈蝈躲在草丛里仍然在鸣叫;就连被雨滴,落于地上、树上的音符,感觉到都是一种莫名的凄凉!我一个人,站在黄昏的渡口,看夕阳西下,云不断的流动,像橙红色的沙画,醉人的光晖,红透了半边天,就像秋天的花儿努力地绽放,像人生即将落幕,凄美的景色,灼伤了我的心!

夕阳西下时分,当我站在村口远远眺望,它像是在酣睡,或许是太累,睡得那样安详、静谧。抑或许对于自己的结局更多的是一份坦然、一份释怀、一份担当。

蓦然回首。异国蒙古国高原,黄昏时分,窗外又起风了,吹散了深秋季节,满地飘零的落叶,仿佛重叠铺成了满地的忧伤,可唯独吹不散大西北黄土地上,乡下的小山村幻觉的音符,在我心中,缓缓升级的温度,也吹不散大西北黄土地上的小山村里,母亲的身影,在我心里头温馨的记忆……

西安看癫痫到哪家医院
北京那治疗癫痫好
军海医院治癫痫专业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