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两棵柿子树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10-14

前几日下乡,看到路边像小红灯笼一样的柿子挂满了枝头,煞是好看,我便想起了柿子树的故事。从我记事起,就知晓家里的自留地里就有两棵树,一棵是柿子树,另一棵也是柿子树。经常听祖母说,这两棵柿子树是她亲手种下的,我不由得对祖母更敬佩起来,现在回想起来,这两棵普普通通的柿子树,却在心目中留下了昨日耀眼的风景,留下了我的童年欢乐、少年梦想,也演绎出了多彩的故事。

追忆过往,我的眼前浮现着一片绿色的风光,这两棵柿子树如同恩爱的情侣一般,恰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相伴相生,历经几十年风霜雪雨,傲然挺立在村边的肥沃大地上,十分引人注目,粗壮的那棵柿子树直径大约有60厘米,枝干向上,直指蓝天,就像高大壮阔的男子汉,昂首挺胸为另一半遮雨挡风,呵护着她的生命。瘦小的那棵就如同小巧玲珑的美女子,始终依偎在美男的身旁,窃窃私语,似对美男述说着甜蜜情话和春夏秋冬的故事。树下静听,你会听到这些甜蜜情话,不妨把它整理成篇,便是柿子树的春夏秋冬,如同人生的四季。

春天的柿子树嫩芽初上,生机勃勃。春风吹拂,阳光普照,细雨滋润,两棵柿子树枝头上都吐出了嫩芽,风景尽在树梢上,过了些时日,嫩芽便舒展成叶,从柿子树树梢上看出了浓浓的春的气息,彰显出生机盎然之感,给人以奋发向上的动力。

夏天的柿子树花满枝头,果实累累。大概到了四、五月份的时候,柿子树上就长出了小小的白花骨朵,迎着热情的夏天竞相开放,挂满枝头,漂亮极了,谢了花,就坐下了厚厚的果实,给人以果实累累之感。

秋天的柿子树果实红橙,叶子翠绿。大概到了八、九月份的时候,柿子便开始由绿变黄,由黄变红,叶子的颜色也会随之变化,给人以姹紫嫣红,尽享丰收喜悦之感。

冬天的柿子树枝干遒劲,顶风而立。这时的柿子树已大功告成,如释重负,正在享受着冬天的静谧,休养生息,酝酿着明年的打算,给人以养精蓄锐,乘势而上之感。

在柿子树的春夏秋冬中,当属秋天很为热闹,那是撩人心动的丰收景象,每年都如约而至,到了收柿子的这一天,父母便和叔婶商量好,我们全家和叔叔全家齐上阵,还要再找两个帮忙的,都围上了这两棵柿子树,有㧟着篓子爬到树上用手摘的,一般都是年轻人,身子轻的,有时还要站到细细的枝干上,在树下看着都惊人;有的拿着带钩子和网兜的钩杆,站在树下或踩着凳子,一边端详着柿子,一边用钩杆勾着,柿子便顺利地掉进了网兜里;还有的带着床单或篷布,一般四个人在树下撑起四个角,凭着展开,和树上的人配合好,树上的人要摘够不到的柿子时,便用力摇动着树枝,柿子便啪啪地往下落,树下的人就忙朝着落柿子的方位撑起床单或帐篷,接应着掉落的柿子,这样,柿子便完好无损地收入床单中。有时,树上的人一吆喝:“到这边摇了,快准备接好了”,树下的人就就互相督促着说:“快、快,接好了”,便嘻嘻哈哈地跑过去,跑过来,一一把柿子接住了,这样在树的不同角度变换着许多次,街坊邻里也看热闹似的凑上前,顺便帮帮忙,柿子树上下大呼小叫声,欢快的笑声此起彼伏,响彻在靠近村庄的田野上,荡漾在中秋的天空里......

记得当年收获了柿子,母亲就挑选出熟了的柿子,吩咐我提着小篓子或小圆斗,装满红彤彤的柿子,给街坊邻里每家每户送去,让更多的人分享收获柿子的喜悦,我家收获的总是一句句感激声。上了年纪的祖母,看着一堆红彤彤、黄洋洋的柿子打心里高兴,就找出了缸子洗刷干净,一个一个地挑拣着还生硬的柿子,擦去尘土,冲洗干净,放进缸里,待装满了缸子,就加上温水,再用塑料布把缸口封好,搬到火炕的东南角上,再用被子盖好,祖母看起来动作很娴熟,很有经验。她总是说,自己放置的柿子一点都不涩,我们也都像鸡啄米似的点头称是。

大约过了十天、半月,缸里的柿子就闷熟了,这个时候,祖母就让我掀开被子,她便解开绳子,掀起塑料布,缸里瞬间冲出一股清香味,祖母总会欣喜地从缸里捞起一个好看的柿子递给我:“尝尝,怎么样?”看着闷熟了的柿子,我早已垂涎欲滴,但我还是要等着一起吃。等到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品尝柿子时,我看到全家人都洋溢着欢乐,祖母的欢乐里似乎还有些许成就感。

柿子树带给我们的远不止这些,到了鸟多的时候,我就跟大人们学着在树上挂上鸟笼子,放上一只很会叫的鸟,听着悦耳的鸟叫声,周围的鸟就会飞来,只要一踏上笼子上觅食,就会被设的机关翻进笼子里,那时,远远地看着这样的情景,感到很有情趣,很惬意。柿子树还可乘凉,树大遮阴,每到夏季的中午,我愿拿着凉席到柿子树下乘凉,丝丝凉风吹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柿子树的干枝、叶子落下来,还可当柴烧,添补了我们的生活。

我家的两棵柿子树给我家带来了几多幸福,几多欢乐,这里面有果实的收获,有收获的欢乐,有人与树的感情,天长日久,柿子树在我心中也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遗憾的是,后来,柿子树被收归村里统一管理,再后来,留在我记忆深处的那两棵柿子树不见了,两棵柿子树的命运相同,既有“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幸运,也遭“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厄运。呜呼!幸哉,柿子树!悲哉,柿子树!

乔显德

儿童癫痫怎么治疗
北京专治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业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