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丹儿和书凡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08-28

(一)女作家丹儿

在1935年的上海,有一个叫丹儿的女子,她在当时的国际大都市上海滩给报社写文章和写一些自己的书。

丹儿本身是上海旁边的苏州人,她因为天生的文字天赋,被《新民晚报》报社看重,而被报社挖到了大都市上海滩,专门为报社写文章。

那时候上海已经是国际大都市的雏形,市面上充斥着各种洋枪,洋火,洋油等等这些洋浜汀,,里弄的两旁也会经常树着歌厅,舞厅,茶馆,咖啡馆等等标牌。

上海甚至有了自己的电影,还有电影明星,很早的一批电影明星就是有上海而起的。

从这些方面看来,上海的确不虚国际大都市的名头。

在那个人才辈出的凌乱的时代,出现了一大批张爱玲,丹儿这样的才华横溢的女作家。

在丹儿的文字里,她是这样描述上海和在上海的人的

“上海的女人具有大气的视野,说一口柔柔的吴侬之语,也懂一些掺杂外文的洋浜汀,

上海的女人有着丝绸一样身段,穿起那些锦色的旗袍,无限风情,

他们会在上海的黑夜里闪着狸猫一样诱惑的眼神,诱惑这个世界,总之,任何一点不会比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子差。”

“每当上海下起夜雨,总有一种凄凉的时代感,”她是这样的形容那个时代。

凭借她文字的天赋,她的文章总是一刊登,就卖完,

生活上还可以,只是总觉得生活中缺一些东西。

(二)和书凡的相遇

在一个春天的夜晚,上海下起了夜雨,她的眼神变得失落而不安,那个人走了,去了北平。

此去一盼或许就是一生。

他们的相遇,她还记得。

那天,丹儿出门去往上海苏州河边有点事情。她那天穿着旗袍,涂着口红,高高的个子,长长的腿和身段,她从来都是这么美丽着。

到达了那处河边以后,很远就看到一个穿着笔挺中山装的青年也在那里。

他的名字叫书凡,苏北赣榆人,一个革命党,一个志愿把人生献给革命理想革命事业的人。

他今天来这河边是有任务的,他是来和上级革命组织接头的。

他那挺拔的身形,苏北人典型的个头,有棱角的脸,长长的睫毛,明亮的眼睛,苏北人典型的模样,配上那笔挺的中山装,看上去青翠的像一颗小青菜一样。

后来他认识了她,他喜欢上了她。

他们会一起去看上海细雨夜,一起构思一些古老的故事。

他们在苏州河边撑一把油纸伞在江南的烟雨里依偎在一起。......

“从我遇到你的那一天开始,我便不得不开始相信命运。相信这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的,分开亦是注定。”

这是丹儿用自己的文字,给她和他的那些往事很后的注解。

(三)北上抗日

1937年日寇全面侵华,北平的革命组织需要人,书凡也想去北上抗日,直接面对日寇。

她想让他留在上海,为了她,为了他们的爱情。

他还是走了

去了北平,他再也没有回来,为了革命事业献身了。只剩下,革命组织邮寄过来的革命家属的证明。

在上海,只剩下里上海弄思念北平胡同的距离,以前的几封通信,和那些无归属的盼。

一个弱女子不能左右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只能接受那些思念和担心,

无论那是个好的年代,或者坏的年代。只因为她是一个弱女子,她都无法改变什么,改变不了书凡的离开。

每个人总是活在她存在的时代里,时代要淹没你,你也没有别的理由。

她只是一个被时代左右的弱女子,美丽而脆弱。

很多人当时的人还说书凡是一个傻子

不围着一个丝绸一样身段的女子,留在上海滩,而到处跑,去搞什么革命,民主。

那些笑他的人们

子孙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只因为那些牺牲的革命的人

只因为那个笔挺中山装的有志气的青年,

如果书凡能活着再看到那些国庆的假期,

看到那些自由恋爱的人们,我想书凡也会笑的。

所有的幸福都是有人争取的

祭奠那些革命先驱

如果没有那些悲惨的革命牺牲

怎么会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不管什么年代,什么时间,也许都有真爱存在,无论悲惨,无论风雨飘摇,这是一个真爱的世界,不是吗。

上海总是会下起了夜雨,

曾经在夜雨里他看着她猫一样的眼神,

只是在那个风雨飘离的年代

那些相爱都是一纸空虚的梦。

北京专业癫痫医院
长春治疗癫痫病哪里好
长春治癫痫专业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