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走过春天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10-30

走过春天

一阵闷热,带来一场春雨,也带来一丝轻寒,春天的脚步就是这样犹犹豫豫,不情不愿地向前挪移着。才没几日,亮眼的嫩绿、鹅黄、粉红、雪白褪去了,柳条变成墨绿,油菜已经结荚,桃树、杏树枝上缀着小小的果实,就连晚春盛开的杜鹃花,被一夜的风吹雨打,也是落红满地了……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到了春天的深处。

送走寒冬,时节的脚步一步一个点儿朝前行进,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这脚印落在大地上,弓腰弯背,面朝黄土的老农看得很真切。他们跟随着时节的脚步亦步亦趋地朝前走,播种、插秧、浇水、施肥……一点都不敢耽搁,生怕踩不上点儿,赶不上趟儿。

我每天都会路过一片农田,冬天里种着芹菜,春天里长着莴笋,平时总能看见老农在田间忙碌,菜畦平整细密,秧苗长得欢实。清晨,穿过这片飘着蔬菜特有清香的空气,心情都会变得畅快。

我总有甩不掉的大北方情怀,北方的土地一望无际,经过了漫长冬天的休养生息,在冰消雪融的春天苏醒过来,它像一个体态丰腴的大姑娘,饱满而渴望。拖拉机牵引着犁耙,突突突一番耕翻梳拢,播种入土,之后便不用再管它了。北方的土地不像南方的土地稀少而又薄弱,需要化肥补充养分、农药防治虫害。我家乡的小麦、大豆、玉米不用施肥、打药,都是和野草、小虫子的拼杀中求得生存,并茁壮成长起来的。记得有一种又粗又壮的草叫“水稗子”,它的籽在肥沃的黑土地下冬眠,一伺春暖,就钻出来长得疯快。此时,农场里的“家属委员会”(没有正式工作的农场职工的家属,大多数是妇女)就行动起来了,组织一群“老娘们儿”去地里“拔大草”。这是很累很艰辛的一项农活,在一眼望不到头的地垄沟里干一整天,真不是件容易得事儿!不过听说现在农场里也早已使用“农药”和“除草剂”了,感叹有多少自然、质朴、纯洁的东西丢失在了远去的光阴里。

春天里,农民把饱满的种子和勤劳的汗水播洒在土地的怀抱里,土地从不拒绝摆布,给予的是一片茂密和葱荣,给予的是对收获的憧憬和盼望。在光阴里劳作,在土地里走过春天的人很踏实。

文人墨客是用笔尖走过春天的,跳跃流畅的文笔把春天描绘的美不胜收——

春风——那是一缕缕和风;

春雨——那是一丝丝细雨;

春天的太阳——那是明媚的丽日;

春天的花——那是姹紫嫣红,群芳斗艳;

就连春天的扬尘都是滚滚香尘啊!

更不用述赘古人那些脍炙人口的诗词歌赋,把春天细说得无与伦比。

也有人在春天里怅然若失,愁肠百结——“节近花朝爱薄阴,芬芳老更惜花深,春愁愁入百花心。”细看那殷红的杜鹃花瓣里,不正藏着一片片伤痕吗?

春天是个可以借景寄情的时节,文人墨客用文字把深情、浪漫播种在这个季节,收获的是后人一世又一世的吟诵、传唱。

舌尖在春天里走过时,味蕾便如花般盛开了。很先尝到的是一把水灵灵、紫盈盈的香椿芽炒鸡蛋。我家院子里种了两颗香椿树,树苗是从北方带回来的,只两三年的功夫就长得枝叶茂密,树干又高又直。一场春雨过后,香椿芽就冒出头来,一刻都别耽搁,搬上梯子,爬到树上,掐下嫩头,紫盈盈一小把就满足了对“春鲜”的渴望。忽而又是一场春雨,香椿便匆匆走过了时令,不见了踪影。整整一年我都会惦念着这个味道啊!

记得我姥姥在世时,也会趁着春天里香葱量多价廉,买上一大捆,给我们做几顿小葱鸡蛋蒸的盒子。一大张圆圆的面皮上,铺一层切碎的小葱拌着鸡蛋和花椒油,再铺上一层面皮,如此罗列好几层,很后平铺在盖帘上,在大铁锅里蒸熟,出锅时切成一块一块的三角形,散发出浓郁的葱香、鸡蛋香和花椒油的香味,吃到肚子爆撑。这也是春天才能吃到的饭食,过了季节就要等到来年了。

每个人的舌尖上留下的春天的味道各不相同,但都是新鲜的,短暂的,值得慢慢期盼的。

思绪走过春天的时候,就如清明时节的雨脚,轻柔地、婉转地让我们回顾逝去的岁月,和逝去的亲人。我岁月的春季是和辽远的大北方重叠在一起的,是和长辈的金秋岁月重叠在一起的,走着走着,远离了北方,缺失了尊长,却拥有了另一番生活,是命运也是自然。

在这个春雨淅沥夜晚,着一件薄衫,泡一杯清茶,写几行文字,细数着留在春天里的脚印,享受一段暮春的清凉时光……

明天,雨过的清晨,依旧抓着春天的衣角,恋恋地不愿松手……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
癫痫诊疗基地
西安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