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牛青春--儿时年年盼过年

来源: 四季文学城 时间:2021-10-30

 牛青春/作

 

 

 

 

 

     不到六十岁的我,总爱怀旧,每当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总会回忆起儿时过大年的往事。

     小时候的日子总是慢悠悠的,太阳离我们家乡的奶奶山山头总是那么高,夜里的梦总是千奇百怪、绚丽多彩。可能是当时那个年代家家都很贫穷的原因吧,我天天盼着过春节,可春节就是迟迟不来,盼着盼着就进入了腊月。这时家家户户就开始忙活起来,杀猪宰羊、打扫房子、蒸年糕、购年货,一天浓似一天的年味,逐渐在我们整个村子升腾飘荡。

     作为男孩子,我很喜欢的莫过于放鞭炮,当时家里穷,买不起很贵的烟花。每年我都是死缠烂打多次央求,爹娘才给我几块钱去买鞭炮,拿到钱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到处打听那里的鞭炮便宜,为了多买几个鞭炮,我们曾经步行二十多公里去涿鹿县的一个村庄的供销社买过鞭炮。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人屠苏”。那时候也不识几个字,自然也不懂诗中的含义。只知道放鞭炮听听响图个乐呵,当时鞭炮买的少,可不敢像现在成串成串地放,将成串鞭拆开,今天放几个,明天放几个,小时候淘气悄悄地将鞭在羊圈、狗窝、鸡棚里放,看着它们四处乱窜、鸡飞狗跳的样子,我高兴得手舞足蹈放声大笑,有时被爹娘发现,也免不了挨一顿臭揍。我娘常说,一年到头,就是再穷,过年也要放点鞭炮,冲冲晦气,沾沾喜气。那时候我只能放点小鞭小花,“二踢脚”只能叫大人放。有一次,我们几个小伙伴去邻村看电影,也不知哪个淘气鬼将‘’二踢脚‘’在我身后放,一下子就将我的帽子炸飞,到现在我都不敢用手放‘’二踢脚‘’。

     过年很高兴的是孩子们,他们能穿新衣、吃猪肉,还能吃上平时舍不得吃的大米白面,有条件的还能给孩子们买几个廉价的玩具。我记得我爹用四毛钱给我买了一个纸灯笼,里面点上小蜡烛,我提着去找小伙伴们玩,他们羡慕的不行,小心翼翼地相互传递着生怕弄坏。有一年,我爹买了几十斤带着肉的骨头,外加一个大猪头。我娘煮骨头的时候,我不再出去玩耍,一直站在锅台边等着出锅,馋得直流口水,然而骨头煮熟了,大多数都叫我们几个孩子吃了,他们只喝了点骨头汤。猪头炖烂了,拿出骨头,再加点煮熟的花生米,放在锅内凉,吃时弄一块,切成条块状,放上醋、香油、香菜凉伴着吃,我们当地人叫‘’猪棍棍‘’,吃的那叫一个香。

 

   “一夜连两年,五更分两天”,子夜过后,不管有多困,有多么不愿意,都必须做一件事,给长辈拜年。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由大到小的顺序,给长辈一一拜年,然后才能吃上饺子。天刚放亮就要给本姓家族里的长辈拜年,之后再给街坊邻居拜年。我记得那时已不时兴磕头了,但要站直,双手抱拳,毕恭毕敬地给长辈拜年。相互拜年不光是为了那几块钱的红包,更重要的是,增进相互间的友情,有过纠纷的人家,只要相互进家拜年,好多心结都能彼此打开,真可谓一拜怨仇消。

     又到岁末年尾了,满大街的彩灯在夜里亮了起来,一串串的红灯笼在空中闪烁,市场上买卖年货的吆喝声喧闹起来。儿时年年盼过年的情景,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在那个年月,没有暖气,没有电灯,窗户玻璃上都结着冰,只点一个煤油灯,一家老小围坐在小土炉周围,除夕夜守岁,谈天说地,回忆过去,展望未来,苦中有甜。今天的幸福生活和我们儿时时代比,简直就是两重天。坐在温暖的室内欣赏着春晚,游览微信,不光能和家人说话,还能通过手机视频相互拜年,我们那个时候想吃的,想玩的,想要的,如今在不过年的日子里就能得到满足,儿时曾经期盼的幸福生活如今都成为现实。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儿时浓浓的过大年的情景,而今已化作缕缕乡愁,但我更加思念儿时浓浓的年味。

太原哪家治疗癫痫很强
西安癫痫病医院在哪
武汉检查癫痫

热门栏目